首页 > > 快报资讯快报资讯
非一线城市文创产业该如何破局
日期:2018-06-26 浏览:4次



文创产业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春风徐来时,城市大者如北上广深,小者未闻其名,似乎都在热火朝天地喊出打造“文创之城“、”创意之都“、“文创基地”的名号。

对于老牌的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而言,城市的文化、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再轻车熟路走文创发展之路确实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如深圳在走过进出口外贸、轻型加工制造等阶段以后,走上全球“设计之都”的品牌化、内涵化发展道路并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华强方特出品的系列动画片取得超高票房口碑、深圳珠宝企业TTF走向巴黎举办中国文化展惊艳国外,深圳暴走漫画出品的脱口秀节目做出最好IP,另外华侨城、华强文化等企业更是进入“全国文化企业30强”名录,2017年11月,华强方特集团作为文化创意领域唯一入选企业,入选“2018年中央电视台国家品牌计划—行业领跑者”。显然,将“文创产业”作为深圳新名片乃名至实归。同样,北京的文创则以演艺最为强势,上海文创则以时尚最为突出。


深圳设计之都产业园

timg2.jpg

华强方特主题乐园

以国家级政策为导向,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以来,自上而下相继出台了数百条相关扶植政策,并且简政放权,鼓励用社会力量盘活中国文化产业市场。由此,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几乎都在着手布局文创产业在自己的领域的发展,并且有些相关主体已经初次尝到了来自文创产业的巨大红利。少耗能、高利润、轻成本、低门槛也许是文创产业最大的行业特点,也是各方人士能看到的追逐热点。一时间,稍有条件的城市就开始圈地规划各种文化产业园区,文创空间以及成立有关领导负责的相关文创管理组织。不得不说,虽然有些城市有严重的跟风之嫌,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确实看到了不少精品,如近年不断涌现绘画小镇、动漫小镇、音乐小镇以及优秀的创意空间基地园区,但是大部分仍旧是籍籍无名,无果无实,对于城市发展而言仅仅是赚了个“文创”的名头而已,跟风而起,却只是断线的风筝。

timg3-.jpg


 

对于缺乏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的文化资源积累的其他城市,该如何寻找破局之法?

首先,多翻翻书本,深刻理解文化产业人本质。文创产业虽然大热到今天,但是仍旧有很多人除了看到文创产业带来的金钱价值外根本没有认识到什么才是文化产业,例如华北某省的一个城市,接待方带领参观的文化产业园区让人哭笑不得,名录上的各种文化公司实际上是约20多家业余兴趣培训班,再则,则是几家广告印务公司。虽不能否认其文化产业属性但是对于一个具有厚重历史积淀的古老城市把文化产业理解成这个样子确实有些不堪,因此认识文化产业的本质和文化产业的特殊性是相关从业人员必须具备的基础知识。

timg4-.jpg

 

此外,还有一部分则是完全用商业市场规则来主导文化产业的运营,殊不知文化产业除了一项“产业”的身份,更是具有文化属性,这是文化产业的灵魂。文化是智慧群族的一切群族社会现象与群族内在精神的既有,传承,创造,发展的总和。文化既包括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等具有意识形态性质的部分,又包括自然科学和技术、语言和文字等非意识形态的部分。如果将文化产业做得失去了文化内涵和丢失了灵魂,那么这样的文化产业不过是一具骷髅而已,文化产业输出文化产品或者文化服务除了获得经济价值还相应具备人文情怀以及具有公益色彩。

timg5.jpg

其次,多照照镜子,挖掘自身的文化资源。有些城市除了盲目照搬大城市的文化产业模式之外,没有任何创新措施。如上述举例的华北某市,守着丰富的文化资源,只能靠“业余兴趣培训班”来撑足文化城市的形象,颇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无奈感。同行有好事者梳理,当地文化资源至少可以列出三项颇具特色的项目。远古“华夏文明”文化:作为史前华夏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地保留了数量相当多的史前遗迹;古代“先贤文化”:自西周至春秋战国时代,当地走出了诸多先贤大哲,并有大量作品留存至今;近代村落文化:自明清以来,当地乡族聚居,留存有大量颇有人文气息的村落遗产,从村落规划等硬件到乡村治理理念等软件具有重要古代宗法社会结构研究价值。以上三项文化资源对于一个普通城市而言已经具有足够的开发运营资源了,但是却没有被发掘被重视,身在宝山不自知,反而茫然它顾,望洋兴叹。

timg6.jpg

 

最后,多跑跑场子,学习别人推广自己。对于大部分做文创的二线以外的城市而言,最大的难点之一莫过于运营了。确实,相应城市文创硬件建设和地方政策支持本地都能根据情况解决,但是向外推送和成功运营往往具有共性的难题,这时候就需要当地的领导层主动推介了。2017年初,四川省自贡市以市委书记、市长为代表组成大规模的推介团赴北京参加当地“灯文化”推介会,在面向国内外的的推介现场,用个人形象为当地文化做品牌公关,产生了巨大效应,展示了自贡市本身优秀的文化资源,现场一家来自日本的做影视动漫的商家表示有强烈的合作兴趣,他们的新作品需要大量的“彩灯”取景地,现场与之达成了初步共识。此外,当地还组织了大规模的商团借春节期间的文化氛围踊跃参访各类文化产业年会。目前,自贡彩灯已形成文化创意产业集群,彩灯文化产业产值达20亿元,解决就业人口超过4万人。据不完全统计,自贡彩灯已占国际市场份额的90%左右。自贡市还欲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交流活动,打造国家级彩灯文化产品出口基地,以彩灯为桥梁,推动自贡乃至四川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民的文化交流。不得不说,身居西南内陆的该市能以灯文化形成庞大文化创意聚集地,其时刻保持着灵敏的市场嗅觉的敏感值得借鉴。

timg7.jpg

“中国灯城”自贡市用灯文化搭起对外合作的桥梁

不得不说,对于文化产业经营者和从业者,必须时刻保持对市场的敏感神经,作为“新一线城市”的国家中心城市武汉市、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的东湖高新区(中国光谷)和作为湖北省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的中国光谷创意产业基地就一直保持着这份警惕。

武汉文化资源丰富、文化人才聚集、科技力量汇聚。“十二五”期末,全市文化产业实现增加值409.3亿元,占全市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达到3.75%,其中,文化服务业在文化产业中占据主导地位。全市共有各类文化产业园区28个,重点园区集聚文化企业近8000家。全市文化产业法人单位达到14148家,其中,规模以上、限额以上文化企业达到459家,从业人员达到21.94万人。“十二五”时期,以文化创意服务、文化传输服务为代表的文化科技融合业态发展迅速,其增加值占文化产业增加值的51.6%,增幅居文化产业各行业之首。以建设东湖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为契机,我市逐步形成文化科技创新“一区多园”的发展格局,一批文化科技融合示范园区、示范企业迅速成长。成立武汉文化科技创新研究院,组织实施了一批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工程。

以光电子信息产业闻名于世界的东湖高新区近年来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迅猛,“十二五”期间,东湖高新区先后被认定为中宣部、科技部等5部委批复的“武汉东湖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科技部“国家数字内容产业化基地”、原国家广电总局“中国东湖广播影视媒体内容基地”、工信部“国家数字家庭应用示范产业基地”、教育部首批国家“教育云”试点单位、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级广播影视产业基地”。

timg10.jpg

目前,东湖高新区拥有文化科技企业和机构1200余家,其中,独角兽2家、创业板上市1家、新三板上市10家、瞪羚企业37家、国家版权示范单位2家、国家版权示范园2家、国家级文化产业孵化器5家、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2家、国家动画产业基地1家、国家级工业设计中心2家,组建了VR/AR、动漫、游戏、电竞、数字家庭、3D打印等产业联盟;长江广电传媒集团、长江出版传媒集团、省联发投、鄂旅投、国采科技、中建三局等纷纷在光谷布局文化及设计产业项目;中建光谷之星、光谷里、湖北广播电视传媒基地、长江数字文化产业园、长江书法博物院等重点项目落户光谷。

2008年,在全国大力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背景下,武汉以光谷为先导,集中力量布局文化创意产业,中国光谷创意产业基地应运而生。自成立以来,中国光谷创意产业基地就充当着东湖高新区和武汉市破局文化创意产业的先锋突击队,充分发挥东湖高新区科技资源聚集的优势,围绕“文化创意+科技创新”的模式,以数字内容产业为突破口,集中力量重点发展移动互联、动漫游戏、传播媒体、视觉艺术、创意设计、网络文学、数字出版等相关产业,形成了优势互补的产业链。经过十年的发展,中国光谷创意产业基地已成为国内创意产业最密集的园区之一,更是武汉东湖高新区国家级科技和文化融合示范基地核心载体。


timg9.jpg

尽管非一线城市没有北上广深得天独厚的优势,但随着“新一线城市”概念的深入人心,包括杭州、成都、武汉在内的城市正逐渐吸引着大批优秀的潜力人才和商业资源。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文娱行业展会看到了这些城市即将爆发出的潜力,将目光从原本的北上广深转移到“新一线城市”,其中就包括被称为“中国游戏奥斯卡”的“中国游戏节”。

timg8.jpg

日前,中国光谷创意产业基地与北辰实业深度合作组织举办的“2018中国游戏节”反响巨大,深受各方好评。该项国家级展会将永久落户武汉,成为武汉文创产业的又一张靓丽的国字头产业名片。武汉以此国家级节展强势破局,填补了国家级文化科技产业活动的空白,实现了游戏与泛娱乐产业的创新融合,推进了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打造了城市经济发展强劲引擎。中国游戏节在武汉的举办有力地推动了武汉及光谷的光电子信息、智能硬件、人工智能、互联网+VR/AR等产业发展,有利于助力光谷数字文化创意产业向国际化、专业化、网络化、高端化进发,让光谷这块中国数字文化产业发展的热土,释放出更加强大的活力。

 


0.1037s